牧归荑

如果风筝没有线

是残缺美还是初生美,那么多的诗和远方,还是依恋于眼前的苟且。。

临睡时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总觉得自己周围有很多很多小鬼陪伴着,或许我真的不孤独吧。。。

学校的荒树林

一场花开究几时。一个早上闷着头塞着耳机。。想的什么我也不知道。能把作业画完就完事了

一早起来,母亲拎着一株带着秧已颓废的白萝卜挂在那棵几乎不长叶子了的臭椿树上,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转溜着兜圈。在我的成长记忆里,这位年岁已久的椿树上已经挂了十几年的春萝卜了。母亲总说这立春一早绑上的萝卜泡了水喝很是治咳嗽,我便道是治咳嗽的药多了去为何执着于那一棵蔫萝卜。。。原是那棵萝卜才真正保留住春天初来乍到的气息